13岁女孩花70万约稿怎么回事 背后“设圈”乱象揭秘

社会新闻

  “穿着华丽洋装,背后有一对机械翅膀,手里拿着小提琴......”这样一幅女孩动漫图被昵称为芙芙的女子以7万元高价买断。但不久后,芙芙被曝只是13岁女孩。

  芙芙母亲发现,女儿半年已在买画上花费70万元,她要求画手退款。该话题登上热搜,背后的“设圈”也浮出水面。

  所谓设圈,即为平面人物绘画的圈子。“设”指人设、设定、人物形象设计,简单来说就是根据设定画人物图像等。

  在设圈浸泡两年、花费近十万的长安(化名)说,“人设”类似私人持有的动画IP形象,设圈的人会将自己想象、创造的虚拟人物当成孩子一样进行养成,赋予它性格和世界观,并给它约稿,制作周边。但这种养成代价不菲。

  在设圈的小莓(化名)告诉澎湃新闻,圈内有很多喜欢二次元文化的未成年人。“有钱人也多,出高价买设就会被捧成‘富婆’,这让有虚荣心的孩子容易从众。”

  “该案中,女孩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。”有律师告诉澎湃新闻,画手应当返还芙芙约稿费用。此外,芙芙母亲和交易平台也应承担相应的监管和社会责任。

  13岁女孩高价约图,背后是乱象丛生的“设圈”

  4月7日,一组聊天截图将名为芙芙的13岁女孩和微博画手@白琴 推上热搜。

  聊天截图中,一位家长称,她发现女儿芙芙半年内在设圈约稿买画花费70万元。其中金额最高的一单就是白琴画的,价值7万元。该家长要求画手退款,并放话称,“我女儿能花70万买画,我就能花700万把你们圈子弄得天翻地覆,不信你试试。”

  对此,画手@白琴 告诉澎湃新闻,该事情已解决,她已发布声明,不想透露更多,她已退还相关费用。

  活跃在设圈的长安和小莓告诉澎湃新闻,设圈未成年人大幅消费并非先例,只是首次这么“出圈”。而7万元也并非设圈拍卖的顶点,圈内不成文的规则还有很多。

  “对古风、美丽的事物无法拒绝。”长安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,起初只是给喜欢的古风游戏角色约稿,此后逐渐参与拍卖或定制设子(人设)。

  在她看来,设圈是二次元相关圈子中的一个,为人设约图就是“90后”、“00后”们通过在圈内消费、实现个人精神追求的一种玩法。

  “约了人设立绘以后,可以约头像壁纸,Live2D动态,3D模型,印周边,捏黏土人,做BJD(Ball-jointed Doll的缩写, 译为‘球型关节人偶’),做COS服……”

  目前,她给人设约稿已有两年,约了几百个画手,但不愉快的经历过半。

  “一开始一张头像500元,壁纸500到3000元。”长安说,后来比较好看的人设能拍卖到5000元的价格。“这个价格当时也是震惊圈内的。”

  但很快,圈内又出现了几个3万元的人设,大多被“富婆”拍下。

  长安说,有些画手直接交定金排期,再等待一两个月便可以拿到图。但热门且约不到的画手,约稿者只能带价去邀请,看对方时间安排出图。“砸钱就是了。”

  长安说,之前还有过拍卖价格到16万元的,不过画手觉得太高,自己降价了。

  热门且符合大家审美的画手一稿难求。于是,多人拼单的“巨人车”出现了。

  长安解释,“巨人车”是指几十人分摊稿费共同购买画手作品,一起养同一个人设的情况,而组织者被称为“车头”。部分“车”内甚至超过50人。

  “巨人车”的出现,又让双方的博弈升级,画手开始设置各种门槛和规则。

  部分画手要求“巨人车”双倍价格“买断”,且所画人设不可二次转卖。或者甲方们自带价格,由画手选择接哪个人的单子,这种行为被称为“选妃”。

  还在读书的小莓就曾上过这种“巨人车”。

  “约稿越来越贵,上车可以有别人和我一起分担。”小莓说,设圈会组建相关QQ群,每隔一两个月,画师会按照群聊的企划创作设子。

  一辆50人的车,预算两万,车上每人便出400元交给车头,达到人数后,车头会在支付宝群AA收款。此外,画师还会根据价格高低决定赠图多少。

  “车头会将款项给画师,画师再按照草稿——线稿——铺色——成图的顺序反馈给众人。”

  小莓说,巨人车让他们可以约到便宜的稿,但是坏处是造成了圈内“通货膨胀”以及稿件种类单一。“而且巨人车甲方太多,修改意见很乱很杂,会给画师增大工作量,所以有的画师要巨人车双倍价格。”

  小莓还提到,设圈的二手市场也在加剧市场的无序。“贵价的图会被打包进网盘,在贴吧等平台售卖。原价几千、几万元的图,打包价可能只要5元。”

  圈内的“造梦人”和圈外人眼中的“骗子”

  “但凡自己能画,我也不想受这个罪。”长安自嘲。她买了商用人模,会用素材拼好造型,让画手去还原。她更想自己动手造梦,但苦于不会画。“画手对于我而言,是付费代笔。”长安说,不过她也承认,圈内大多数人眼中,画手是类似造梦人的角色。

  在设圈待久了,长安开始觉得,圆梦确实快乐,但也很短暂。“能快乐一天吧,但付出的金钱可能比一天工资还高。”

  而在有些圈外人眼中,这些高价画手却是“骗小孩钱的”。有圈外的画手说,设圈是他眼中的神秘地带,而圈内“别出心裁”的规则,根本都是针对没接触过正规商业市场的未成年群体的。“无视法律法规和市场规律。”

  “约稿的甲方非常卑微。”长安感慨,在设圈,不少人会嘲讽圈内人过于吹捧画手。“甲方”“乙方”被模糊成了“粉丝”和“偶像”的角色。设圈被异化成了“粉圈”。

  长安说,部分画手默认普通约稿者只有使用权,而没有版权,再加上盗图、倒卖的情况时有发生,维权困难。在她约过的私稿中,很多画手打的水印很薄,沟通后也不给加厚。随后稿子就被人抹掉水印盗用,甚至还倒卖了。“得不到应有的尊重。”

  “我自己单人约稿其实没有溢价过多的,最贵的私用稿2千元。”长安说,但有时候满意的并不是最贵的,可能是不经意间约的一两百的头像。另一方面,有些画手接了限时排单,价格低就不愿意画,一边拖着低价的甲方,一边接高价订单,一催就拿身体不好做托词。

  除了拍卖和“巨人车”,逐利机制还催生了改图换色的原创画图和扭蛋机制等等。“本质就是画手希望动手越少盈利越多越好。”

  “我觉得还是纯粹点好,现实中当社畜已经很累了,二次元挺起腰板做人吧。”长安说。

  在小莓看来,这个圈子总体来说就是“不值得”。她说,入圈只是为了娱乐,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花钱,也会通过画面意境、人物精致度、画面故事性和透视等方面去判断画的价值,但很多未成年人不一定有自制力和判断力,很容易从众。

  “人设的完成要经历从一个主题到具体的人物形象,是很不容易的。”小莓说,虽然这个圈子正视了画手的劳动,画手自身也愿意为了拿到更高稿费而努力练习,但这不是部分画手通过约稿乱收费的理由。“希望有合理的途径来监管这种虚拟产品的定价。”

  圈内交易缺乏监管,相关平台回应将加强规范

  未成年人疯狂消费买画仅是设圈的不良一面。受访者们告诉澎湃新闻,因为大部分人约画都不会通过平台,双方仅有口头协议,各个环节都存在漏洞。

  “画手可能炒高价格、拖单、逃税,约稿者可能是未成年人或跑单,组织拼单的人可能卷款潜逃。就算画到手了,还有可能被二次转卖。”长安和小莓说,目前也有相关的约稿平台比如“米画师”APP,会对画师进行审核,但门槛和价格都比较高。

  澎湃新闻查看该平台发现,平台会审核画手资质,展示热门的画手和作品,方便客户挑选。单图价格在几十元到千元不等,但对于约稿者并无审核要求。

  7日,“米画师”平台客服回应澎湃新闻称,目前针对未成年约稿的情况已进行加强规范中,产品组已经在着手进行安排。平台会尽量利用资源、利用平台解决部分问题,积极处理问题。

 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律师邢鑫告诉澎湃新闻,芙芙一案中,该名13岁女孩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“花7万约稿”不属于“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”。13岁女孩花7万的行为,在通常情况下不宜认定为“与其年龄、智力相适应”。

  刑鑫说,由于13岁的女孩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实施民事法律行为需由法定代理人代理或由法定代理人同意、追认,本案中女孩与画手之间口头达成交易,属于效力待定的民事法律行为,因女孩的母亲拒绝追认,女孩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,对方应当返还。

  “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,冲动消费的现象时有发生,交易平台理应承担起一定的社会责任,涉及较大金额的交易款时,约稿平台应对交易双方尽到合理和明确的风险提示与告知义务。”邢鑫表示,此外,女孩母亲作为监护人,如果未妥善保管自己的手机和银行卡密码,让女孩得以独立支付70万元,属于监护不力,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。

  邢鑫还表示,关于画手所得的报酬属于劳务报酬所得,应当依法缴纳个人所得税,但对于交易取消、退钱的情况,应理解为应税行为、对应纳税义务已不存在,相应的,应纳税额也就不复存在。

  “大家追求美好事物没错,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想方设法实现也没有错,每个圈子自有其存在的意义,大家都是为了开心才追求这些精神需求。”长安说,“只是,希望那些只为了集邮、追求名画手稿子虚荣心的朋友,能够回归本心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开心吧。”

  澎湃新闻记者 朱轩

原标题:13岁女孩70万约稿买画背后:“设圈”乱象多,交易缺监管
责任编辑:李晓灵

文章标题: 13岁女孩花70万约稿怎么回事 背后“设圈”乱象揭秘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ebandse.cn/264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