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刑警办案时坠楼后续 坠楼刑警醒来发了第一条朋友圈

社会新闻

  再次在医院看到徐婷,她连眼睛都是笑盈盈的。那是至亲至爱劫后重生后的庆幸。

  昨天(4月13日)是徐婷的丈夫,余杭公安良渚刑侦中队技术民警鲍伟杰转入普通病房的第15天。一个半月前的2月27日,鲍伟杰在勘验一起盗窃案现场时不幸从工地7楼顶楼坠楼,一度生命垂危。

  昨天鲍伟杰发了出事以来的第一条朋友圈——“致所有关心我的朋友:鲍哥我又回来啦!最近让大家担心了,现在我一切都好,给大家报个平安,也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,谢谢! ”很多同事、共事过的战友突然刷到这么一条,心里陡然升起一丝欣慰。

杭州刑警办案时坠楼后续 坠楼刑警醒来发了第一条朋友圈

  小鲍康复得很好,最快一个半月就能站立了

  妻子:醒过来,竟然没有想象中的“煽情”

  今天中午,浙大一院(总部)住院部普通病房。看起来,鲍伟杰面色红润了许多,状态不错。

  “你好啊。”他主动向我打招呼,目光随我进门都未挪开。

  最近他总是这样,想努力看清每一个人,生怕自己不小心忘掉了。妻子徐婷正靠在病床旁边陪着。

  鲍伟杰左手手臂还装有钢板,尚不能自由活动,仅有左手手指可以轻微活动一下;臀部有一些腐肉,属开放性创口,接着引流管,到腐肉排除就可以做缝合。康复科医生跟他们说,骨盆骨折手术很成功,转到普通病房以后,最快一个半月就能站起来,然后转到康复医院做一些康复训练。

  这几句话,徐婷这些天和同事、亲戚、朋友讲了好几遍了,每一遍都透露着庆幸。 跟一个多月前,ICU外深埋着头的样子大不一样了。

  她大方地讲着最近的事。上个星期良渚刑侦中队办公地刚刚搬到瓶窑,搬好第二天,中队里同事就来看鲍伟杰了。

  “普通病房里不是不好一下进很多人嘛,他们就一两个一两个,各显神通,偷偷摸摸来了。屋子里一下来了十几个人,门锁牢,然后跟他说,放心,宿舍、办公室全部给你安排好了。”

  还有个事也让徐婷一度哭笑不得。徐婷说,“知道他情况转好,同事们都很可爱,已经在脑补鲍伟杰醒来的画面,是不是要歇斯底里流一场眼泪。反正我是这样设想的啊。结果呢,我到ICU里面去,并不是啊,就是每天一样的状态,点点头、摇摇头。”

  鲍伟杰无辜的眼神时而忘向天花板,时而定睛看看发笑的妻子,一片茫然。

  是啊,生活不会总像电视剧一样,琐碎普通才是本来面目。

  他一度失忆,总是一遍遍看同事拍给他的视频

  妻子笑说:我都听尴尬啦

  鲍伟杰自己已记不得坠楼的事了。还在ICU里和刚转到普通病房的时候,他总记不住东西,前一天讲的话,第二天就会忘了。言语错乱、思维记忆减退,还伴随着兴奋烦躁、失眠 等。这是典型的术后谵妄。

  从前总是被照顾多一点的徐婷显然一下不适应这样的照料模式。他老是胡言乱语、睡不着觉,她只能靠猜,是不是手痛脚痛?是不是要上厕所?

  “有两天还要崩溃,我支付宝转账陪他玩了一天一夜。他说,你给我转账给我转账。钱转完了,他说要现金要现金。那时候我不了解他的意识状态,后来慢慢摸索出来,就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他就能给准确反应。 ”徐婷说。

  同事们给小鲍拍的加油打气的视频,徐婷老早放给他看过了,他第二天就忘了。这些天,鲍伟杰仍然每天都看一下,心情会好一点。 “我说,我听得都有些尴尬了。隔壁病床肯定在想,这个人怎么回事啦, 这么自恋,一天到晚在听这个。”徐婷把自己也说乐了,“不过,他还是蛮感动的。”

  刚从ICU出来时,大家不断来看望鲍伟杰,鼓励他要勇敢坚强。鲍伟杰总是直勾勾望着天花板,一副“发生了什么”“我怎么了”的模样。

  徐婷看在眼里,“好像情绪断层了,所有人的情绪其实慢慢在平复,而他可能刚刚起来。他其实还是要重新经历一遍自我认知的过程,我倒希望他可以哭一下闹一下,有自己的情绪,不要闷在心里。”

  鲍伟杰变得有些依赖徐婷。有天中午,她稍微离开一会儿,他就给她打电话,“老婆你去哪了,是不是领导让你回去上班了?”

  “比以前打电话还多了哦。感觉像多了个三岁半的儿子。” 徐婷说。

  前两天,徐婷跟鲍伟杰聊了聊出事以后整个救治过程,从市二到浙一,专家会诊,局领导隔三差五来看望;两个女儿每天都在问,爸爸醒来没有;父母除了看好孙女,也每天都来;单位领导几乎天天问,同事每天24小时轮流陪护......

  徐婷说,“那天他明显眼睛里有情绪了。很清醒地说了句话:那我们单位真的是仁至义尽了,在我身上花费了那么大的精力......”

  她顿了下,突然掩面笑,“是不是觉得用词很奇怪哦?哈哈哈哈,他老是词不达意的嘛,我习惯了。”

  病床上的鲍伟杰,试图“挽尊”一把,“本来也是嘛,我这两天看看他们拍给我的视频,眼睛都流眼泪。”

  发朋友圈,超心急归队

  护工阿姨都被他笑喷了

  鲍伟杰在一天天变好,不管是意识、记忆、还是精神状态。

  中午吃饭的时候,他想发个朋友圈,“大家给我发了这么多,拍了这么多视频,我也得说几句,也是礼尚往来。”

  徐婷给他拍照,他难为情地想拒绝,被她一句“要有图有真相嘛”说服了。

  接下来,又为文案发了愁。

  “同事们,身体已基本恢复,马上能回到工作岗位上来。” 他说给徐婷听,却把旁边护工阿姨都逗笑了,“你这么心急干什么?!说盼望你早点归队,是打个比方让你养身体呀!”

  “也就个把月总差不多了吧,老是拖着,好像总是没完没了的。”他辩称。

  后来,文案终于定了——“致所有关心我的朋友:鲍哥我又回来啦!最近让大家担心了,现在我一切都好......”点赞、评论爆了。

  同样“爆”盆了的,还有鲍伟杰在家里阳台上养的花。在ICU的日子里,家里爱养花的姑姑和俩孩子一起给盆栽浇水,樱花已开过了季,月季、绣球花的花苞也都出来了......

  “我真是越想越幸运。还好我们过年时候买了刮刮卡没中奖,原来运气都积累在这儿,你说是吧?”徐婷看着丈夫。

  鲍伟杰点头,浅浅地笑。

  记者 钟玮 视频 杨子健

原标题:杭州坠楼刑警醒来后发了第一条朋友圈!这句话,护工阿姨都被他笑喷了...
责任编辑:李晓灵

文章标题: 杭州刑警办案时坠楼后续 坠楼刑警醒来发了第一条朋友圈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ebandse.cn/26777.html